2012年6月4日

「六四」23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Candlelight Vigil for the 23rd Anniversary of June 4


場刊下載




悼辭

八九民運中犧牲的民主烈士們:

年復一年,每年到了這一天,我們都聚集到這裏,在這片肅穆的氣氛中,把這悼辭獻給你們,把這一片燭光獻給你們。

我們要堅持悼念「六四」,因為,對於十三億同胞來說,「六四」是國殤、「六四」是永遠忘不了也抹不去的血寫歷史、「六四」是鞭策我們要堅持尋求正義的領航標、「六四」是促使我們要將堅守的信念薪火相傳下去的動力。

而「六四」,對於血腥鎮壓的專制政權來說,就是他們發夢都怕得要死的數字,是他們要千方百計扭曲、無時無刻設法隱瞞、禁絕下一代了解的歷史真相。

這個不敢正視歷史的屠夫政權,為了維護他們黨和特權階級的利益,到了今日仍然「死性不改」,仍然視人民的尊嚴和生命如草芥,山東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和他家人被迫害的遭遇,正是活生生的事例。

八九民運中犧牲的民主烈士們,我們亦要向你們報告近期一個令人無比沉痛的消息:你們的父母輩組成的「天安門母親」群體其中一位重要成員、「六四」屠殺中被戒嚴部隊子彈擊中頭部致死的軋愛國的父親軋偉林先生,在上個月二十五日自殺身亡。為了替死去的兒子和其他「六四」死難者討回公義,在過去二十三年,軋偉林先生縱使多次受到公安的威嚇和監控,也從不退縮,年復一年參加要求公正解決「六四」問題的公開信簽名活動;然而,二十多年過去,他也從五十歲的壯年熬到七十三歲的老年,亦因為長期的悲傷和壓抑,最終含恨踏上不歸路。

我們今日燃點起的燭光,也是向軋偉林先生以至二十八位絕望離世的「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的哀悼和致敬。

八九民運中犧牲的民主烈士們,請你們再看清楚我們的燭光。香港市民,在維園高呼「毋忘六四,平反六四」,已經整整二十三年了,近年專程從內地來港參與燭光集會的同胞絡繹不絕。今日,我們再次以我們的燭光起誓:在強權面前,我們會繼續毋畏毋懼、堅持到底、戰鬥到底。不只這一代,還要一代一代地堅持和戰鬥下去,直至五大目標實現為止: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各位八九民運中犧牲的民主烈士們、各位含恨而終的「天安門母親」群體前輩:

願你們在天之靈,聽見我們的聲音;願你們在天之靈,看見這一片燭光;願你們在天之靈,安息。


 「天安門母親」群體代表郭麗英女士講話

親愛的香港同胞們:
所有與會的中外朋友們:

今天,我受「天安門母親」的委託,在香港紀念「六四」燭光晚會上發言,深感榮幸和激動。

我叫郭麗英,是一位「六四」死難者的遺孀,一位普通的北京市民。二十三年前,我的丈夫楊汝霆在北京被北京的戒嚴部隊槍殺。

我的祖籍福建,我自幼跟隨父母生長在北京,「文革」中失去了繼續求學的機會,十六歲時便被作為「知青」被發配到了遙遠的北疆——吉林省白城地區鎮賚縣插隊落戶八年,後因病返城回北京當了一名工人,與其他同齡人一樣結婚成家。我們夫妻恩愛,生有一女。
可是,好景不長,正值壯年的丈夫身中兩彈遇難身亡。這突然其來的滅頂之災把我拋入了黑暗的深淵。

我失去了生活的勇氣,可是,丈夫留下了年邁多病的老父親,和剛剛十一歲的小女兒。我別無選擇,只有咬緊牙關,與公公、女兒一老一少相依為命,艱難度日。一九九四年又被迫下崗,日子過得更是雪上加霜。

早在一九九五年,我一家在孤苦無援的時候,其他「六四」難屬找到了我,我很快成為這個群體中的一員,並且在我的影響下,我的老公公也與我一起參加了要求公正解決「六四」問題的公開信簽名活動。這些年,在其他「天安門母親」的信任和鼓勵下,我也有了更多為群體服務的機會。同時,我也受到了警察的監控和威脅,但這絲毫也恐嚇不了我,為失去親人討回公道,告慰死者的在天之靈。

自從參加「天安門母親」的活動以後,我的眼界開闊了,心情也開朗了。從此我不再孤獨,有這麼多共同命運的母親,我們互相關心、相互安慰,大家在一起扶持著走過了風雨飄搖的二十三年。我們的訴求還得到了國際社會和世界上許多地區朋友們的幫助和支持。我在這裏要謝謝他們。

最令我感動的是,離大陸最近的香港地區,每年紀念「六四」的大遊行和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晚會,有那麼多同胞扶老攜幼、風雨無阻前來參加。今年是香港特首新舊交替的一年。不管政治風雲如何變幻,二十三年如一日,年年如此。維園的燭光溫暖了我們「天安門母親」的心。「勿忘六四」、「平反六四」已經成為大多數香港同胞的共識。你們還把八九的民主精神薪火相傳給了一代又一代的青少年。許許多多我們在大陸做不成的事情,經過你們的努力做到了。今年在香港又開設了「六四紀念館」,就是最好的例子。

經過這麼多年來與強權的抗爭,使我懂得了一點:每個人自身的權利和尊嚴,首先要靠自己的努力去爭取和維護。我們「天安門母親」正在為我們的三項訴求,即真相、賠償、問責的最終實現而努力。

我們也呼籲各方努力促使政府早日啟動與我們「天安門母親」的對話!

最後,我要向香港朋友衷心的道一聲:「謝謝!」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
(「天安門母親」網站: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


 前八九學運領袖王丹先生講話

「六四」到現在已經二十三年了,看到大家仍然在這裏我是非常的感動。我想我的感動,是因為我在你們的身上看到了「堅持」這兩個字的意義。那甚麼是堅持的意義呢?我覺得它至少有三個層面可以去說。

第一個層面就是說我覺得一個成熟的民族,是一個不遺忘的民族,只有記自己的過去,這樣的民族在世界上才值得別人去尊敬。所以我覺得大家二十三年來的這種堅持,實際上是由你們的行動,在為樹立一個良好的中華民族的形象,去作努力。

第二個意義是說,我覺得很多人經常會提到,面對這樣強大的專制力量,我們到底能夠做甚麼,那麼我想各位二十三年來的堅持,就給出了一個簡單的答案,就是堅持去做這種回憶的事情,堅持不放棄過去的事情,這本身就是至少我們能夠做得到的,所以這是堅持的第二個意義。

那麼我覺得堅持的第三個意義就是說,這種堅持它就是一種意志力的較量,就正當我們面對一個極權的時候,我覺得最後能夠取勝的,還是靠這種意志力,我們大家最近看到,緬甸的昂山素姬終於被釋放了,我們知道昂山素姬也經歷過長時間的軟禁,跟親人的分別,但是她以無比的韌性堅持下來,堅持到今天,她終於堅持到看到緬甸民主政治的可能性。

從昂山素姬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堅持不僅是有價值的,其實也是有很大的成功的可能性。
我想到現在已經二十三年了,大家在這裏讓我想起我敬愛的方勵之老師說過的一句話,方勵之說:「我們都是在寫歷史」。是的,我想讓我們都記住方老師的這句話,希望大家能夠繼續堅持下去,讓我們用我們的堅持去寫我們這一段歷史。

那麼最後我說,我相信中國這樣的春天,應該是不會有太多的時間就要到來了,請大家繼續堅持。

謝謝!


陳光誠給香港巿民的信 Letter from Chen Guangcheng to the Hong Kong people


朋友们,

首先,感谢香港各界人士长期以来对我和我家人的关注,特别是香港的维权律师关注组、支联会,以及香港的媒体。你们的关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我和我家人的处境,我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任何的问题,都要去解决。回避、躲避都是没有出路的。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自由、人权、民主、法治、博爱这一些普世价值将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这是历史的必然,无法躲避。历史的车轮是没有人能够挡得住的。我认为六四民主运动的问题也同样如此。这场民主运动应该得到全世界的肯定。我们要求正确地看待这个问题,并不是要报复,而是要揭示全部的事实真相。我们赞成宽容,但是反对健忘。一个健忘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希望我们的中央政府能够顺天应民,推进改革,满足这场民主运动的要求。当今这样的信息时代,已经成为一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里,想把问题掩盖住,是不可能的。回避、躲避甚至打压都是没有出路的。人们骨子里的善良是不可能用暴力来摧垮的。这个事实在中国的历史上已经得到了无数次的证明。

希望我们的中央政府能够进一步地解放思想,及时、公正地处理好这件事情,给民众一个满意的答复,还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这才是对社会的负责任。

只要我们携起手来去努力,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成的。大家应该对民主和法治充满信心。谢谢。


陈光诚
2012年5月31日

---

朋友們,

首先,感謝香港各界人士長期以來對我和我家人的關注,特別是香港的維權律師關注組、支聯會,以及香港的媒體。你們的關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我和我家人的處境,我向你們表示衷心的感謝。

任何的問題,都要去解決。迴避、躲避都是沒有出路的。隨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自由、人權、民主、法治、博愛這一些普世價值將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這是歷史的必然,無法躲避。歷史的車輪是沒有人能夠擋得住的。我認為六四民主運動的問題也同樣如此。這場民主運動應該得到全世界的肯定。我們要求正確地看待這個問題,並不是要報復,而是要揭示全部的事實真相。我們贊成寬容,但是反對健忘。一個健忘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

希望我們的中央政府能夠順天應民,推進改革,滿足這場民主運動的要求。當今這樣的信息時代,已經成為一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的時代,在這樣的時代裡,想把問題掩蓋住,是不可能的。迴避、躲避甚至打壓都是沒有出路的。人們骨子裡的善良是不可能用暴力來摧垮的。這個事實在中國的歷史上已經得到了無數次的證明。

希望我們的中央政府能夠進一步地解放思想,及時、公正地處理好這件事情,給民眾一個滿意的答覆,還要經得起歷史的檢驗,這才是對社會的負責任。

只要我們攜起手來去努力,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成的。大家應該對民主和法治充滿信心。謝謝。

陳光誠
2012年5月31日

--

Friends,

I would like to thank people from all walks of life in Hong Kong for having paid attention to me and my family for a long time, particularly,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the Hong Kong Alliance, and the Hong Kong media. To a great extent, your attention has changed my situation and my family’s. I want to extend my wholehearted gratitude to you.

All problems need to be solved. To avoid or evade problems is no way out. As the productive forces develop, universal values such as freedom, human rights, democracy, the rule of law and great love will increasingly become part of our lives. This is historically inevitable and cannot be hidden. No one can stop the wheels of history. I believe that this will prove true for the June 4th Democracy Movement. This Democracy Movement deserves universal approval. We ask that its requests be treated appropriately. We do not desire revenge but we want to completely reveal the truth. We are in favor of tolerance, but against forgetfulness. People who are forgetful have no future.

Our central government should follow the will of Heaven and, in response to the wishes of the people, further advance reforms and meet the requests of the Democracy Movement. Especially in today’s Information Age, one does not do something that one would not want others to know about it. In this age, it is impossible to cover up problems. Avoidance, evasion and suppression offer no way out. Violence cannot destroy the good in human nature. This a fact that has been proved throughout China’s history countless times.

I hope our central government will further free its mind, deal with this issue in a timely and fair manner, and give the public a satisfying reply that will stand the test of history. This will fulfill its duty to society.

As long as we make great efforts, hand in hand, there is nothing that the people cannot achieve. We must keep faith in democracy and law. Thank you.
      
Chen Guangcheng
31/5/2012


大會宣言

八九年五月十二日北京學生宣讀《絕食書》︰「國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官僚腐敗,在這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同胞們,一些有良心的同胞們︰我們不喊、誰喊?我們不幹,誰幹?」、「民主是人生最崇高的生存感情,自由是人與生俱來的天賦人權」。但是,赤子之心換來的是中共血腥鎮壓。這徹底暴露中共維持一黨專政不惜屠殺人民的本質。自此,每年維園都燃點千萬燭光,聲討屠夫政權,堅持平反「六四」,戰鬥到底。

  相比二十三年前,今天的中國貪腐更普遍、更嚴重,人權自由更為倒退,民主改革毫無寸進。中共長期集黨、政、軍權於一身,已異化成騎在人民頭上的貪腐剝削階層,上有上貪,下有下貪。這剝削政權,一手抓真銀,搾取民脂民膏,殘民自肥。當人民起來反抗,另一手就出動鎮壓機器,將抗爭的人民及維權人士監禁、監視居住、被失蹤,更以鋪天蓋地的資源監控網絡,封殺言論及行動自由。中共官員的貪腐已經根深蒂固,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只有結束一黨專政,人民透過公開、公平選舉奪回民主監督的權利,才能杜絕貪污,保障人權。

  今年中共的十八大,胡、溫下,習、李上。對於新領導班子,我們不能寄予厚望,他們基本上是貪腐結構的一部分。方勵之教授曾說︰「民主是由下而上的爭取,不是靠由上而下的賜予。」我們相信人民,相信由下而上的民主運動。英勇的烏坎村村民,由下而上的抗爭,是人民的榜樣,他們獲得初步成果,能夠相對自由地選出村官。可惜村民代表薛錦波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令今晚悼念又新添亡魂。近日,更有貴州居民勇敢地站出來,公開悼念「六四」二十三周年,要求釋放維權人士。在此,我們提醒習、李新領導班子,中共不走在歷史的前面,不進行民主改革,就會被人民所唾棄。民主潮流不可擋,順者生,逆者亡。

  過去一年,特區政府不斷收緊港人示威集會的空間,最過份是李克強訪港時,將李克強視線、聽力範圍內的地方,列為禁止示威區,封殺所有示威空間,還要阻礙記者採訪。人權倒退外,一國兩制更被破壞殆盡,中聯辦直接介入特首選舉,使梁振英當選,為西環治港揭開序幕。梁振英在「六四」屠殺的立場明顯是「變色龍」,當年多次以廣告形式支持民運及譴責屠城,但轉過頭來,二十多年後卻認為下令「六四」屠殺的鄧小平應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梁振英,你的良知何在?支聯會強烈譴責冷血變色龍梁振英。面對未來,新政府必定會軟硬兼施,向支援中國民主運動施壓。硬的繼續打壓示威抗議自由,軟的推行國民教育,向中學生進行洗腦。支聯會已做好準備!梁振英,即管放馬過來。我們定會不惜公民抗命,捍衛基本人權。我們亦正籌建永久「六四紀念館」,進行「反洗腦」的持久抗爭。為結束一黨專政,為中國人民的人權、自由、民主,我們不喊、誰喊,我們不幹,誰幹!讓我們舉起手上的燭光,向民主先烈致敬,我們一定繼承八九民運精神,堅定不移地為落實支聯會五大綱領,抗爭到底,直到勝利。

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毋忘六四傳真相!民主潮流不可擋!
民主萬歲!自由萬歲!人權萬歲!法治萬歲!


重溫集會內容

稍後將提供當晚集會影片及錄音,敬請留意。

「六四」二十三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主題:哀悼民運死難同胞,繼承烈士民主遺志
日期時間:6月4日(星期一)晚上8時
地點:維園足球場

中共換屆前瞻--有利「平反六四」座談會
時間地點:下午4-6時 維園5號足球場
講者:程翔 (時事評論員)
麥海華 (支聯會副主席)
何俊仁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
李成康 (學聯秘書長)

大會程序

2012年6月3日

悼辭

八九民運中犧牲的民主烈士們:

年復一年,每年到了這一天,我們都聚集到這裏,在這片肅穆的氣氛中,把這悼辭獻給你們,把這一片燭光獻給你們。

我們要堅持悼念「六四」,因為,對於十三億同胞來說,「六四」是國殤、「六四」是永遠忘不了也抹不去的血寫歷史、「六四」是鞭策我們要堅持尋求正義的領航標、「六四」是促使我們要將堅守的信念薪火相傳下去的動力。

而「六四」,對於血腥鎮壓的專制政權來說,就是他們發夢都怕得要死的數字,是他們要千方百計扭曲、無時無刻設法隱瞞、禁絕下一代了解的歷史真相。

這個不敢正視歷史的屠夫政權,為了維護他們黨和特權階級的利益,到了今日仍然「死性不改」,仍然視人民的尊嚴和生命如草芥,山東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和他家人被迫害的遭遇,正是活生生的事例。

八九民運中犧牲的民主烈士們,我們亦要向你們報告近期一個令人無比沉痛的消息:你們的父母輩組成的「天安門母親」群體其中一位重要成員、「六四」屠殺中被戒嚴部隊子彈擊中頭部致死的軋愛國的父親軋偉林先生,在上個月二十五日自殺身亡。為了替死去的兒子和其他「六四」死難者討回公義,在過去二十三年,軋偉林先生縱使多次受到公安的威嚇和監控,也從不退縮,年復一年參加要求公正解決「六四」問題的公開信簽名活動;然而,二十多年過去,他也從五十歲的壯年熬到七十三歲的老年,亦因為長期的悲傷和壓抑,最終含恨踏上不歸路。

我們今日燃點起的燭光,也是向軋偉林先生以至二十八位絕望離世的「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的哀悼和致敬。

八九民運中犧牲的民主烈士們,請你們再看清楚我們的燭光。香港市民,在維園高呼「毋忘六四,平反六四」,已經整整二十三年了,近年專程從內地來港參與燭光集會的同胞絡繹不絕。今日,我們再次以我們的燭光起誓:在強權面前,我們會繼續毋畏毋懼、堅持到底、戰鬥到底。不只這一代,還要一代一代地堅持和戰鬥下去,直至五大目標實現為止: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各位八九民運中犧牲的民主烈士們、各位含恨而終的「天安門母親」群體前輩:
 

願你們在天之靈,聽見我們的聲音;願你們在天之靈,看見這一片燭光;願你們在天之靈,安息。


「天安門母親」群體代表郭麗英女士講話

親愛的香港同胞們:
所有與會的中外朋友們:

今天,我受「天安門母親」的委託,在香港紀念「六四」燭光晚會上發言,深感榮幸和激動。

我叫郭麗英,是一位「六四」死難者的遺孀,一位普通的北京市民。二十三年前,我的丈夫楊汝霆在北京被北京的戒嚴部隊槍殺。

我的祖籍福建,我自幼跟隨父母生長在北京,「文革」中失去了繼續求學的機會,十六歲時便被作為「知青」被發配到了遙遠的北疆——吉林省白城地區鎮賚縣插隊落戶八年,後因病返城回北京當了一名工人,與其他同齡人一樣結婚成家。我們夫妻恩愛,生有一女。
可是,好景不長,正值壯年的丈夫身中兩彈遇難身亡。這突然其來的滅頂之災把我拋入了黑暗的深淵。

我失去了生活的勇氣,可是,丈夫留下了年邁多病的老父親,和剛剛十一歲的小女兒。我別無選擇,只有咬緊牙關,與公公、女兒一老一少相依為命,艱難度日。一九九四年又被迫下崗,日子過得更是雪上加霜。

早在一九九五年,我一家在孤苦無援的時候,其他「六四」難屬找到了我,我很快成為這個群體中的一員,並且在我的影響下,我的老公公也與我一起參加了要求公正解決「六四」問題的公開信簽名活動。這些年,在其他「天安門母親」的信任和鼓勵下,我也有了更多為群體服務的機會。同時,我也受到了警察的監控和威脅,但這絲毫也恐嚇不了我,為失去親人討回公道,告慰死者的在天之靈。

自從參加「天安門母親」的活動以後,我的眼界開闊了,心情也開朗了。從此我不再孤獨,有這麼多共同命運的母親,我們互相關心、相互安慰,大家在一起扶持著走過了風雨飄搖的二十三年。我們的訴求還得到了國際社會和世界上許多地區朋友們的幫助和支持。我在這裏要謝謝他們。

最令我感動的是,離大陸最近的香港地區,每年紀念「六四」的大遊行和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晚會,有那麼多同胞扶老攜幼、風雨無阻前來參加。今年是香港特首新舊交替的一年。不管政治風雲如何變幻,二十三年如一日,年年如此。維園的燭光溫暖了我們「天安門母親」的心。「勿忘六四」、「平反六四」已經成為大多數香港同胞的共識。你們還把八九的民主精神薪火相傳給了一代又一代的青少年。許許多多我們在大陸做不成的事情,經過你們的努力做到了。今年在香港又開設了「六四紀念館」,就是最好的例子。

經過這麼多年來與強權的抗爭,使我懂得了一點:每個人自身的權利和尊嚴,首先要靠自己的努力去爭取和維護。我們「天安門母親」正在為我們的三項訴求,即真相、賠償、問責的最終實現而努力。

我們也呼籲各方努力促使政府早日啟動與我們「天安門母親」的對話!

最後,我要向香港朋友衷心的道一聲:「謝謝!」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
(「天安門母親」網站: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

前八九學運領袖王丹先生講話

「六四」到現在已經二十三年了,看到大家仍然在這裏我是非常的感動。我想我的感動,是因為我在你們的身上看到了「堅持」這兩個字的意義。那甚麼是堅持的意義呢?我覺得它至少有三個層面可以去說。

第一個層面就是說我覺得一個成熟的民族,是一個不遺忘的民族,只有記自己的過去,這樣的民族在世界上才值得別人去尊敬。所以我覺得大家二十三年來的這種堅持,實際上是由你們的行動,在為樹立一個良好的中華民族的形象,去作努力。

第二個意義是說,我覺得很多人經常會提到,面對這樣強大的專制力量,我們到底能夠做甚麼,那麼我想各位二十三年來的堅持,就給出了一個簡單的答案,就是堅持去做這種回憶的事情,堅持不放棄過去的事情,這本身就是至少我們能夠做得到的,所以這是堅持的第二個意義。

那麼我覺得堅持的第三個意義就是說,這種堅持它就是一種意志力的較量,就正當我們面對一個極權的時候,我覺得最後能夠取勝的,還是靠這種意志力,我們大家最近看到,緬甸的昂山素姬終於被釋放了,我們知道昂山素姬也經歷過長時間的軟禁,跟親人的分別,但是她以無比的韌性堅持下來,堅持到今天,她終於堅持到看到緬甸民主政治的可能性。

從昂山素姬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堅持不僅是有價值的,其實也是有很大的成功的可能性。
我想到現在已經二十三年了,大家在這裏讓我想起我敬愛的方勵之老師說過的一句話,方勵之說:「我們都是在寫歷史」。是的,我想讓我們都記住方老師的這句話,希望大家能夠繼續堅持下去,讓我們用我們的堅持去寫我們這一段歷史。

那麼最後我說,我相信中國這樣的春天,應該是不會有太多的時間就要到來了,請大家繼續堅持。

謝謝!

陳光誠給香港巿民的信 Letter from Chen Guangcheng to the Hong Kong people


朋友们,

首先,感谢香港各界人士长期以来对我和我家人的关注,特别是香港的维权律师关注组、支联会,以及香港的媒体。你们的关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我和我家人的处境,我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任何的问题,都要去解决。回避、躲避都是没有出路的。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自由、人权、民主、法治、博爱这一些普世价值将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这是历史的必然,无法躲避。历史的车轮是没有人能够挡得住的。我认为六四民主运动的问题也同样如此。这场民主运动应该得到全世界的肯定。我们要求正确地看待这个问题,并不是要报复,而是要揭示全部的事实真相。我们赞成宽容,但是反对健忘。一个健忘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希望我们的中央政府能够顺天应民,推进改革,满足这场民主运动的要求。当今这样的信息时代,已经成为一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里,想把问题掩盖住,是不可能的。回避、躲避甚至打压都是没有出路的。人们骨子里的善良是不可能用暴力来摧垮的。这个事实在中国的历史上已经得到了无数次的证明。

希望我们的中央政府能够进一步地解放思想,及时、公正地处理好这件事情,给民众一个满意的答复,还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这才是对社会的负责任。

只要我们携起手来去努力,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成的。大家应该对民主和法治充满信心。谢谢。


陈光诚
2012年5月31日

---

朋友們,

首先,感謝香港各界人士長期以來對我和我家人的關注,特別是香港的維權律師關注組、支聯會,以及香港的媒體。你們的關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我和我家人的處境,我向你們表示衷心的感謝。

任何的問題,都要去解決。迴避、躲避都是沒有出路的。隨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自由、人權、民主、法治、博愛這一些普世價值將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這是歷史的必然,無法躲避。歷史的車輪是沒有人能夠擋得住的。我認為六四民主運動的問題也同樣如此。這場民主運動應該得到全世界的肯定。我們要求正確地看待這個問題,並不是要報復,而是要揭示全部的事實真相。我們贊成寬容,但是反對健忘。一個健忘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

希望我們的中央政府能夠順天應民,推進改革,滿足這場民主運動的要求。當今這樣的信息時代,已經成為一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的時代,在這樣的時代裡,想把問題掩蓋住,是不可能的。迴避、躲避甚至打壓都是沒有出路的。人們骨子裡的善良是不可能用暴力來摧垮的。這個事實在中國的歷史上已經得到了無數次的證明。

希望我們的中央政府能夠進一步地解放思想,及時、公正地處理好這件事情,給民眾一個滿意的答覆,還要經得起歷史的檢驗,這才是對社會的負責任。

只要我們攜起手來去努力,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成的。大家應該對民主和法治充滿信心。謝謝。

陳光誠
2012年5月31日

--

Friends,

I would like to thank people from all walks of life in Hong Kong for having paid attention to me and my family for a long time, particularly,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the Hong Kong Alliance, and the Hong Kong media. To a great extent, your attention has changed my situation and my family’s. I want to extend my wholehearted gratitude to you.

All problems need to be solved. To avoid or evade problems is no way out. As the productive forces develop, universal values such as freedom, human rights, democracy, the rule of law and great love will increasingly become part of our lives. This is historically inevitable and cannot be hidden. No one can stop the wheels of history. I believe that this will prove true for the June 4th Democracy Movement. This Democracy Movement deserves universal approval. We ask that its requests be treated appropriately. We do not desire revenge but we want to completely reveal the truth. We are in favor of tolerance, but against forgetfulness. People who are forgetful have no future.

Our central government should follow the will of Heaven and, in response to the wishes of the people, further advance reforms and meet the requests of the Democracy Movement. Especially in today’s Information Age, one does not do something that one would not want others to know about it. In this age, it is impossible to cover up problems. Avoidance, evasion and suppression offer no way out. Violence cannot destroy the good in human nature. This a fact that has been proved throughout China’s history countless times.

I hope our central government will further free its mind, deal with this issue in a timely and fair manner, and give the public a satisfying reply that will stand the test of history. This will fulfill its duty to society.

As long as we make great efforts, hand in hand, there is nothing that the people cannot achieve. We must keep faith in democracy and law. Thank you.
       
Chen Guangcheng
31/5/2012

大會宣言

八九年五月十二日北京學生宣讀《絕食書》︰「國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官僚腐敗,在這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同胞們,一些有良心的同胞們︰我們不喊、誰喊?我們不幹,誰幹?」、「民主是人生最崇高的生存感情,自由是人與生俱來的天賦人權」。但是,赤子之心換來的是中共血腥鎮壓。這徹底暴露中共維持一黨專政不惜屠殺人民的本質。自此,每年維園都燃點千萬燭光,聲討屠夫政權,堅持平反「六四」,戰鬥到底。
相比二十三年前,今天的中國貪腐更普遍、更嚴重,人權自由更為倒退,民主改革毫無寸進。中共長期集黨、政、軍權於一身,已異化成騎在人民頭上的貪腐剝削階層,上有上貪,下有下貪。這剝削政權,一手抓真銀,搾取民脂民膏,殘民自肥。當人民起來反抗,另一手就出動鎮壓機器,將抗爭的人民及維權人士監禁、監視居住、被失蹤,更以鋪天蓋地的資源監控網絡,封殺言論及行動自由。中共官員的貪腐已經根深蒂固,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只有結束一黨專政,人民透過公開、公平選舉奪回民主監督的權利,才能杜絕貪污,保障人權。
今年中共的十八大,胡、溫下,習、李上。對於新領導班子,我們不能寄予厚望,他們基本上是貪腐結構的一部分。方勵之教授曾說︰「民主是由下而上的爭取,不是靠由上而下的賜予。」我們相信人民,相信由下而上的民主運動。英勇的烏坎村村民,由下而上的抗爭,是人民的榜樣,他們獲得初步成果,能夠相對自由地選出村官。可惜村民代表薛錦波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令今晚悼念又新添亡魂。近日,更有貴州居民勇敢地站出來,公開悼念「六四」二十三周年,要求釋放維權人士。在此,我們提醒習、李新領導班子,中共不走在歷史的前面,不進行民主改革,就會被人民所唾棄。民主潮流不可擋,順者生,逆者亡。
過去一年,特區政府不斷收緊港人示威集會的空間,最過份是李克強訪港時,將李克強視線、聽力範圍內的地方,列為禁止示威區,封殺所有示威空間,還要阻礙記者採訪。人權倒退外,一國兩制更被破壞殆盡,中聯辦直接介入特首選舉,使梁振英當選,為西環治港揭開序幕。梁振英在「六四」屠殺的立場明顯是「變色龍」,當年多次以廣告形式支持民運及譴責屠城,但轉過頭來,二十多年後卻認為下令「六四」屠殺的鄧小平應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梁振英,你的良知何在?支聯會強烈譴責冷血變色龍梁振英。面對未來,新政府必定會軟硬兼施,向支援中國民主運動施壓。硬的繼續打壓示威抗議自由,軟的推行國民教育,向中學生進行洗腦。支聯會已做好準備!梁振英,即管放馬過來。我們定會不惜公民抗命,捍衛基本人權。我們亦正籌建永久「六四紀念館」,進行「反洗腦」的持久抗爭。為結束一黨專政,為中國人民的人權、自由、民主,我們不喊、誰喊,我們不幹,誰幹!讓我們舉起手上的燭光,向民主先烈致敬,我們一定繼承八九民運精神,堅定不移地為落實支聯會五大綱領,抗爭到底,直到勝利。

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毋忘六四傳真相!民主潮流不可擋!

民主萬歲!自由萬歲!人權萬歲!法治萬歲!

 

 

歌詞:祭英烈,血染的風采,自由花,中國夢,民主會戰勝歸來


祭英烈


淚眼或已在凝望,或已沒有人願講。
不意如今,一起相對,獻花祭英烈,再思念中國。
齊共記起血淚情,代昭雪;眾多烈士,有請到現場,
願你能認出,六四時淚光。
願君知我共你是同路,我當天當夕,像你一般痛苦,
身,困於此處,沒法與君一起並肩上,我亦無詞說斷腸。
還願各位不必悲憤,莫悲憤,六四那一夜,
目睹君去後,令我獨含恨,就算未如願,大志仍在心!
就算是無奈,就算未如願,大志仍在心!


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
也許我倒下將不再起來,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再不能睜開,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倒下再不能醒來,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土壤裏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土壤裏有我們付出的愛。
血染的風采



自由花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會蠶蝕,心中深處始終也記憶那年那夕;
曾經痛惜,年月裏轉化為力,一點真理,一個理想永遠地尋覓。
悠悠長長繼續前航不懂去驚怕,荊荊棘棘通通斬去不必多看它,
浮浮沉沉昨日人群雖不說一話,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來自你我的心,記著吧!
忘不了的,留下了不死意識,深深相信始終會變真某年某夕;
如此訊息,仍賴你跟我全力,加一把勁,將這理想繼續在尋覓。



中國夢

我的夢和你的夢,每一個夢源自黃河,
五千年無數的渴望,在河中滔滔過。
那一個夢澎湃歡樂,那一個夢平庸苦楚,
有幾回唐漢風範,讓同胞不受折磨。
那天我中國展步,何時睡獅吼響驚世鐘,
衝天開覓向前路,巨龍揮出自我。
叫中國人人見歡樂,笑聲笑面長伴黃河,
五千年無數中國夢,內容始終一個。
要中國人人每一個做自由樂暢幸福我!



民主會戰勝歸來

白頭浪,默含淚光衝往世外。
黑眼睛,觀看歷史哀怨跌宕。
紅日降,正義藏在星宿背後。
誰在笑,長夜伴著罪惡放蕩。
萬劫不改的眼光,拿著帶鮮血罪狀。
用最浩瀚的筆告狀,
哪怕像螳螂横著臂,
對坦克猶如煉鋼。
為國家,我捨身去擋。
天有光,夕陽在催促要靠岸。
風有聲,傾聽默想怎去波浪。
明或暗,信念如舊清澈恬靜。
寒或暖,赤了丹心流過血汗。
萬勸不改的國邦,
拿著鐵腕與慾望。
磨了最惡的刀對望,
你已在悠悠長夜裏,
習慣宰殺如暴漢。
忘掉地獄的火,有多燙。
民主會戰勝歸來,
民主會戰勝歸來,
白髮斑斑情意深似海,
若化石仍殘存著愛,
一刻霸佔的青苔,
鋪天蓋,蓋不住世代。
民主會戰勝歸來,
民主會戰勝歸來,
後有巨浪承接這變改。
若世上仍留存著愛,
即使軟禁斗室內,
我自由,與天地 同在。
萬劫不改的眼光,拿著帶鮮血罪狀。
用最浩瀚的筆告狀,
我插下和平旗幟,
我指尖成為號角,
浪與花,護擁於四方。
民主會戰勝歸來……
我自由,與生命 同在。

2012年5月30日

[新聞稿]六四23周年維園燭光集會安排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於5月7日公布就今年「六四」23周年「愛國民主大遊行」及維園「燭光集會」的建議安排,特別因應去年6月4日警方執法不當的問題,支聯會今年主動提出一套「六四」進場方案。

大致來說,支聯會於5月7日提出的維園「燭光集會」建議安排如下:

1.由天后方向進入維園的市民,最好使用天后港鐵站A2出口,經留仙街橫過興發街交通燈位,然後使用維園14號閘(即車閘入口)進入維園。支聯會建議警方,當人流較多時,封閉留仙街一條行車線作行人路,相信可以加快疏導由天后港鐵站前往維園的人群。

2.因應近年參與燭光集會人數大增,支聯會於今年3月會員大會上通過決議,今年「六四」集會維園內近興發街的通道,除支聯會的基本宣傳攤 位,不會接受其他團體擺放宣傳攤位,也不會設置完全不讓群眾通行的「緊急車輛通道」;新措施將可以大大擴闊由興發街進場的通道,令市民更容易及更快進入集 會場區。

3.由興發街14號閘進場的市民,可直接沿維園內通道進入足球場;當6個足球場爆滿後,支聯會糾察將引導市民沿中央草地的東邊「中路」向北轉入近音樂亭的「北路」,再進入中央草地。當草地場區爆滿後,支聯會糾察會引導市民進入籃球場集會。

4.至於由銅鑼灣方向進入維園的市民,支聯會建議群眾集中使用銅鑼灣港鐵站E出口沿記利佐治街再橫過內告士打道,經近噴水池的維園7號閘進 入維園,再沿維園南亭廣場進入足球場。當足球場爆滿後,支聯會糾察將引導進入7號閘的市民向北行轉入近音樂亭的「北路」,再進入中央草地;與此同時,部分 市民亦可進入足球場與草地之間的「南路」參與集會。

支聯會公布以上建議安排後,亦向警方提交了有關新聞稿供他們參考;及後,支聯會收到警方的回應意見,並於5月26日黃昏接獲警方就「六 四」集會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而當中最重要的關注點是條件(6),其內容為:"為著參與集會人士的安全,組織人須盡力協助警方管理「緊急車輛通過」。 集會人士不可在「緊急車輛通道」聚集停留,以免造成阻塞。警方考慮到能讓參加者更快進入中央草坪集會,將容許集會人士使用「緊急車輛通道」A段進場。惟警 方將會於集會開始三十分鐘後(即約晚上八時三十分後),恢復預留一條行車線給予緊急救護車輛,為有需要市民提供緊急服務。"

經詳細研究警方的回應後,支聯會認為警方大體上認同和接納支聯會提出的方案,特別是警方願意配合於天后港鐵站外封閉一條行車線,及擴闊 行人路以方便市民進入維園,同時警方亦願意在市民進場時全面開放相關「緊急車輛通道」以供進場市民使用。支聯會要求警方更彈性安排以讓所有參加燭光集會的 市民能盡快進場,並且尊重主辦單位於維園內的主導權。支聯會將密切監察今年警方的行動,並再次嚴正要求警方不要再作出阻撓市民進場的無理舉動。

總體來說,今年「六四」燭光集會的最新安排包括:

今年維園「燭光集會」一如往年,於6月4日(星期一)晚上8時正舉行(下午4時至6時於現場舉行「中共換屆前瞻──有利『平反六 四』?」座談會)。集會的主場區為維園6個足球場(設有音響及視像屏幕),而後備場區包括中央草地(設有音響及視像屏幕)、近天后方向的籃球場。

根據過往經驗,絕大多數參與的市民均從維園東面(由天后港鐵站方向經興發街)及西面(由銅鑼灣港鐵站方向經內告士打道)進入維園。支聯會建議市民入場的方式如下:

1.由天后方向進入維園的市民,最好使用天后港鐵站A2出口,經留仙街橫過興發街交通燈位,然後使用維園14號閘(即車閘入口)進入維園。警方將於當日黃昏起封閉留仙街一條行車線作行人路,相信可以加快疏導由天后港鐵站前往維園的人群。

2.因應近年參與「燭光集會」人數大增,支聯會於今年3月會員大會上通過決議,今年「六四」集會維園內近興發街的通道,除支聯會的基本宣傳 攤位,不會接受其他團體擺放宣傳攤位,而市民進場期間也會全面開放「緊急車輛通道」方便市民進入維園;新措施將可以大大擴闊由興發街進場的通道,令市民更 容易及更快進入集會場區。

3.由興發街14號閘進場的市民,可直接沿維園內通道進入足球場;當6個足球場爆滿後,支聯會糾察將引導市民沿「南路」往中央草地東邊的「中路」,並於靠近「南路」的較大入口直接進入中央草地。當草地場區爆滿後,支聯會糾察會引導市民進入籃球場集會。

4.至於由銅鑼灣方向進入維園的市民,支聯會建議群眾集中使用銅鑼灣港鐵站E出口沿記利佐治街再橫過內告士打道,經近噴水池的維園7號閘進 入維園,再沿維園南亭廣場進入足球場。當足球場爆滿後,支聯會糾察將引導進入7號閘的市民向北行轉入近音樂亭的「北路」,再進入中央草地。

支聯會相信,今年集會的進場安排建議可以改善及加速市民進入維園參與「燭光集會」。支聯會重申,作為「燭光集會」主辦單位,支聯會有責任及有能力管理「燭光集會」期間維園內一切秩序安排,包括市民進場、離場和場內秩序,毋須警員在場內或場外指揮市民進出。

支聯會重申,期望警方全面維護市民遊行集會權利自由,對支聯會的建議作出配合而非阻撓,並且尊重支聯會作為「六四」燭光集會主辦單位於維園範圍內場地管理的權利。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2012年5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