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3日

歌詞:祭英烈,血染的風采,自由花,中國夢,民主會戰勝歸來


祭英烈


淚眼或已在凝望,或已沒有人願講。
不意如今,一起相對,獻花祭英烈,再思念中國。
齊共記起血淚情,代昭雪;眾多烈士,有請到現場,
願你能認出,六四時淚光。
願君知我共你是同路,我當天當夕,像你一般痛苦,
身,困於此處,沒法與君一起並肩上,我亦無詞說斷腸。
還願各位不必悲憤,莫悲憤,六四那一夜,
目睹君去後,令我獨含恨,就算未如願,大志仍在心!
就算是無奈,就算未如願,大志仍在心!


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
也許我倒下將不再起來,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再不能睜開,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倒下再不能醒來,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土壤裏有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土壤裏有我們付出的愛。
血染的風采



自由花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會蠶蝕,心中深處始終也記憶那年那夕;
曾經痛惜,年月裏轉化為力,一點真理,一個理想永遠地尋覓。
悠悠長長繼續前航不懂去驚怕,荊荊棘棘通通斬去不必多看它,
浮浮沉沉昨日人群雖不說一話,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來自你我的心,記著吧!
忘不了的,留下了不死意識,深深相信始終會變真某年某夕;
如此訊息,仍賴你跟我全力,加一把勁,將這理想繼續在尋覓。



中國夢

我的夢和你的夢,每一個夢源自黃河,
五千年無數的渴望,在河中滔滔過。
那一個夢澎湃歡樂,那一個夢平庸苦楚,
有幾回唐漢風範,讓同胞不受折磨。
那天我中國展步,何時睡獅吼響驚世鐘,
衝天開覓向前路,巨龍揮出自我。
叫中國人人見歡樂,笑聲笑面長伴黃河,
五千年無數中國夢,內容始終一個。
要中國人人每一個做自由樂暢幸福我!



民主會戰勝歸來

白頭浪,默含淚光衝往世外。
黑眼睛,觀看歷史哀怨跌宕。
紅日降,正義藏在星宿背後。
誰在笑,長夜伴著罪惡放蕩。
萬劫不改的眼光,拿著帶鮮血罪狀。
用最浩瀚的筆告狀,
哪怕像螳螂横著臂,
對坦克猶如煉鋼。
為國家,我捨身去擋。
天有光,夕陽在催促要靠岸。
風有聲,傾聽默想怎去波浪。
明或暗,信念如舊清澈恬靜。
寒或暖,赤了丹心流過血汗。
萬勸不改的國邦,
拿著鐵腕與慾望。
磨了最惡的刀對望,
你已在悠悠長夜裏,
習慣宰殺如暴漢。
忘掉地獄的火,有多燙。
民主會戰勝歸來,
民主會戰勝歸來,
白髮斑斑情意深似海,
若化石仍殘存著愛,
一刻霸佔的青苔,
鋪天蓋,蓋不住世代。
民主會戰勝歸來,
民主會戰勝歸來,
後有巨浪承接這變改。
若世上仍留存著愛,
即使軟禁斗室內,
我自由,與天地 同在。
萬劫不改的眼光,拿著帶鮮血罪狀。
用最浩瀚的筆告狀,
我插下和平旗幟,
我指尖成為號角,
浪與花,護擁於四方。
民主會戰勝歸來……
我自由,與生命 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