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3日

「天安門母親」群體代表郭麗英女士講話

親愛的香港同胞們:
所有與會的中外朋友們:

今天,我受「天安門母親」的委託,在香港紀念「六四」燭光晚會上發言,深感榮幸和激動。

我叫郭麗英,是一位「六四」死難者的遺孀,一位普通的北京市民。二十三年前,我的丈夫楊汝霆在北京被北京的戒嚴部隊槍殺。

我的祖籍福建,我自幼跟隨父母生長在北京,「文革」中失去了繼續求學的機會,十六歲時便被作為「知青」被發配到了遙遠的北疆——吉林省白城地區鎮賚縣插隊落戶八年,後因病返城回北京當了一名工人,與其他同齡人一樣結婚成家。我們夫妻恩愛,生有一女。
可是,好景不長,正值壯年的丈夫身中兩彈遇難身亡。這突然其來的滅頂之災把我拋入了黑暗的深淵。

我失去了生活的勇氣,可是,丈夫留下了年邁多病的老父親,和剛剛十一歲的小女兒。我別無選擇,只有咬緊牙關,與公公、女兒一老一少相依為命,艱難度日。一九九四年又被迫下崗,日子過得更是雪上加霜。

早在一九九五年,我一家在孤苦無援的時候,其他「六四」難屬找到了我,我很快成為這個群體中的一員,並且在我的影響下,我的老公公也與我一起參加了要求公正解決「六四」問題的公開信簽名活動。這些年,在其他「天安門母親」的信任和鼓勵下,我也有了更多為群體服務的機會。同時,我也受到了警察的監控和威脅,但這絲毫也恐嚇不了我,為失去親人討回公道,告慰死者的在天之靈。

自從參加「天安門母親」的活動以後,我的眼界開闊了,心情也開朗了。從此我不再孤獨,有這麼多共同命運的母親,我們互相關心、相互安慰,大家在一起扶持著走過了風雨飄搖的二十三年。我們的訴求還得到了國際社會和世界上許多地區朋友們的幫助和支持。我在這裏要謝謝他們。

最令我感動的是,離大陸最近的香港地區,每年紀念「六四」的大遊行和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晚會,有那麼多同胞扶老攜幼、風雨無阻前來參加。今年是香港特首新舊交替的一年。不管政治風雲如何變幻,二十三年如一日,年年如此。維園的燭光溫暖了我們「天安門母親」的心。「勿忘六四」、「平反六四」已經成為大多數香港同胞的共識。你們還把八九的民主精神薪火相傳給了一代又一代的青少年。許許多多我們在大陸做不成的事情,經過你們的努力做到了。今年在香港又開設了「六四紀念館」,就是最好的例子。

經過這麼多年來與強權的抗爭,使我懂得了一點:每個人自身的權利和尊嚴,首先要靠自己的努力去爭取和維護。我們「天安門母親」正在為我們的三項訴求,即真相、賠償、問責的最終實現而努力。

我們也呼籲各方努力促使政府早日啟動與我們「天安門母親」的對話!

最後,我要向香港朋友衷心的道一聲:「謝謝!」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
(「天安門母親」網站: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